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洁尔阴少妇
洁尔阴少妇
洁尔阴洗液,清洗女性下身的专用品。顾名思义就是为妇女们清洁阴道部位的洗液,是专门用于女人的下身阴私部味的清洗剂。

  最近,阿黄从深圳回来了。阿黄是我的邻居,她的老公据说是跟她合不来而长期不回家,后来我听她说,是她嫌他男人脏而不要他回家的。阿黄对男人的印象总是觉得脏。其时阿黄是心理上患有洁癖,她的家里总是那么的干净。她为了干净可以不要小孩,也可以不要自己的男人进门。甚至于她在家里方便都怕脏了卫生间,因此,她从来不在家里方便。但她又是个守不住寂寞的女人,于是她想,为了不脏自己的家,还是自己到外面去用别人家的男人,脏别人家的地盘好了。

  我的老婆是一个自私而风骚的女人,她从不许我看别的女人一眼,那天,我不小心看了一眼阿黄,结果回家去就被老婆惩罚了。她叫我跪在她面前,然后她脱下内裤来塞在我嘴里,叫我用嘴把她的内裤洗干净,再脱下她的裤袜来绑在我嘴上,再让我用我的牙刷把她的拖鞋刷洗干净,睡觉时,她又叫我拿她的尿盆来,她在里面小便然后叫我顶着她的尿盆跪在她床面前,一小时后她叫我喝了尿盆里的小便,才准我上床去……第二天早上,我正准备在卫生间里洗脸。看到她又要下楼去方便了 .走到我门口,刚好看到我老婆开车上班去,家门也没关上。她大概是憋不住了,见家里就只有我一人在,就跑进我家卫生间里去把我赶了出来,然后关上门方便了起来。

  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出来,嘴里还说,你用的都是什么手纸啊,脏死了。

  我说,不知道啊,反正都是我老婆买的,挺好用的啊。她说,真是无知,那些纸表面看起开干净。可你都不知他们是用什么做成的,不就是街上回收去的那些废纸吗!我说,那么说来,你还没擦吧?她说,擦了,我怎么可能不擦呢!不擦的话那多不卫生多难受啊!我问她,那你是用什么擦的呢。她说:“我就用你的洗脸毛巾擦的,我实在是找不到其它可以擦的东西了嘛”。我气得只差没踢她一脚了。可她还说,下次我还来你家啊,免得她老是跑到楼下去,有时憋不住,在半路上就尿裤子了。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就一阵风似的走了。

  我进到卫生间去,看到我的洗脸毛巾摆在马桶旁边,上面除了有她的尿液,下身里排出的亮亮的阴液外,还有一些黄黄的印渍以及数根阴毛在上面。看看时间快要迟到,来不及清洗了。我慌忙用擦过她下身的洗脸毛巾在我脸上干擦了几下就上班去了。在我擦脸的时候,毛巾上的几股阴毛就着阴液滑进进了我的嘴里去,上面好象还有一点咸咸的感觉。

  中午她买菜回来时,见我老婆在家,就硬是要客气地塞了一条鱼给我家,我老婆觉得以前她没这样好啊。但还是被她的热情感动了,发觉这女邻居还挺好处的。

  以后,每天早晨,她总是在我老婆离去后不久就准时的来我家上厕所了。而她从不带纸,也不用我家里的纸,专门就是要用我的洗脸毛巾。时间长了后,她在卫生间里方便时也不再赶我出来了,而是我俩各干各的。他方便时,我就在里面先剃胡须。等她方便完用我的洗脸毛巾擦净后,我也剃完胡须了。我就拿过洗脸毛巾来擦干净我的脸,然后再把毛巾放进水里去清洗。以前我对她说过,我的洗脸毛巾最少也要等我刮完胡须擦干净脸她再拿去擦屁股啊下身啊什么的,她说,那毛巾上的碎胡须会扎痛她娇嫩的下身的。

  于是我也就不再坚持我先擦了脸再让她擦下身,而是同意让她先擦干净了下身,屁眼我再擦脸。有时她会跟我说,她也要剃胡须。我说,笑死人了,你们女人也有胡须啊?她说,谁说我们女人没胡须!你就是好犯大男子主义。我们女人也有胡须,而且是隐藏着的,不象你们男人的胡须这样的张扬。我说,你是说你们女人下面的屄毛吗?她说,不许说屄毛,好难听,没素质。我看你嘴唇上长的才是屄毛。我们女人下面夹着的两片肉唇不是也很象你的嘴吗?要不是她们是直着生长的,我看跟你的嘴简直就没有一点区别。

  两片肉唇上长出来的纤维体自然就是女人的胡须了……说完后,她就张开双腿,叫我趴在她胯间用嘴把她的阴毛舔湿,用舌头把阴毛搓软,然后再用我的剃须刀把她的阴毛,即‘女人下面嘴唇上的的胡须’剃净。她见我对她用过的毛巾一点也不介意,觉得自己总算发现了一个听话好用,尊重女性的男人。她说现在这样的好男人真是稀若珍宝,她一定要尽情地开发性地使用我的。再说我又是别的女人家的男人,她更是觉得有了一种发横材的感觉。想着又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用白不用。别人的东西嘛,不用的话……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

  她现在对我老婆是越来越好了,每到星期日,她就会约着我老婆去逛街,然后她总会买些东西送我老婆。有时还会邀请老婆和我去他家里聊天,聊到傍晚,她总是要请我们到外面去吃了晚饭才让我们回家。我老婆知道她爱干净,又是一个人。就说,要是衣服太少不好洗的话,就拿来跟我们的一齐洗好了。阿黄听了感动的说:“嫂子,你真是太好了,不过我怕不大方便。”说着用眼瞟了我一下。

  我老婆明白她的意思了。就说,哪有啥啊,现在大家都是成人都是过来人了,你还怕他看到你的内裤不好意思吗?跟你说了吧,妹子,我的内衣内裤丝袜都全是交给他洗的,他洗的可干净了。说完,老婆还媚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啊。我说,是的是的。老婆又问我愿不愿意帮阿黄洗内裤。我装做很免强地说,愿意啊,老婆大人的话我能反对吗?阿黄听了害羞的脸红了起来。老婆觉得她一定好单纯的,对她就更加的放心和喜欢了起来。

  星期一早上,我老婆上班去后,他又准时的来我家了。我说,昨天你装得挺象的,亏你还会脸红啊。她说,谁叫你老婆故意说那些咸话来逗引人家呢,害得人家当时下身就被刺激出了好多的黏液来,内裤都湿透了好大一片。她说:“今天我就是来你家要你把我的内裤洗干净的”。我说,谁给你刺激出来的你拿给谁去洗啊!她说,就不,我就是她老公给我洗,我才不稀罕同性给我洗内裤呢,我就是喜欢让臭男人为我洗内裤,这样想着就刺激。她在我家方便完再用我的洗脸毛巾擦净后,我问她:“你昨天穿的内裤呢!”她说:“我穿着的啊!”我见她今天穿着条短裙,就说:“那我帮你洗了你穿啥呢?”她说:“啥也不穿啊,这样凉快。”说着她就把穿着的内裤脱了下来,趁我不注意,把它堵在了我的鼻子,嘴上,还咯咯地笑着。

  问我好不好闻,香不香?我说:“好闻,好闻”。现在还是快拿下来我给你洗干净。我就要去拿盆打水,她说:" 谁要你用盆洗,脏死了“。我说,我洗我老婆的内衣裤就是用这个盆洗的啊。她说:”那就更脏了,我不要你这样给我洗嘛。“我问它:”那你要咋洗呢?“她脸又红了,说:”能不能用你的嘴帮人家洗嘛“我说:”用嘴咋洗啊?“它说:”你先把我内裤上裆下的分泌物用口水滋润软,再舔着吃干净,然后再把整条内裤放进嘴里去细细的轻轻的嚼,嚼好把水咽掉,又再嚼。

  这样反复多嚼几次我的内裤不就干净了“。我说:”是这样洗啊,那我还不如去买条新的内裤来给你好了“她说:”那也行,下班时去买来给我穿上。这条就给你留着好了“我看着上面好多好厚的分泌物,那一定昨晚吃饭是我老婆说的话刺激出来的,好多。还有阿黄的尿渍印和后面的菊香味以及女人特有的骚香味都综和在了这条内裤上,打心眼里感谢阿黄送给我的大礼。为了防治气味走失,我就用一个塑料口袋把它紧紧的包扎好,等到想用时再拿出来细细品味。阿黄则把她的内裤放在我脸上,叫我当着她的面用舌头去舔她内裤上贴着阴道的地方,还叫我用嘴把她内裤上的的结晶分泌物啃下一块来吃掉。

  阿黄就这样穿着短裙而没穿内裤在街上逛了一个下午了才回到家,我在老婆还没下班时赶紧去她家里给她穿上我为它新买的内裤。然后狡猾的对她说:“穿脏了你把它交给我,我再给你换新的”她媚了我一眼说:“这样多浪费啊,洗洗还能穿嘛。我说,内裤洗过了上面就沾上了更多的细菌,不卫生,怕脏了你的身子。阿黄在我肩上锤了一拳说,你真好,懂得心痛女人,关心女人,你真是个体贴我的好用的男人啊。好吧,以后我的内裤等你批准说脏了的时候我再换好了。”

  真是———知我者,阿黄也。我听了她的话心里乐开了花。

  后来,有天早上,她在我家方便完时。问我我的洗脸毛巾多久没换了。我说就两天,她说:“你不知道我有洁癖吗?脏死了”。我听了很生气,说:" 我用来洗脸的毛巾都让你拿去擦拭下面了,才两天没换你就嫌脏。那我这里实在没有再干净的东西来给你擦拭了,难道要用我的舌头来给你擦拭你才会满意!" 她说:“那一定好,不过多脏啊,怎么能用你们臭男人的嘴来擦我们女人家的屁股呢!”

  我说:“你还知道你那里脏?你还知道你那些地方是生来干啥用的啊。”。她说:“我不是说我的那些地方脏,我是说嘴脏啊!咋能够用臭男人嘴里的舌头来擦拭我的那些地方,那不弄脏了我的那些地方吗?她说:”不过你的提议太好了。

  舌头擦拭起来一定比任何的东西擦拭起来都舒服,我现在真的好想试试啊!“我说那你不是嫌口舌脏吗?她说:”是啊。不过你清理干净的话,我想,应该暂时还是干净的“。那早上,她方便完,我用用牙膏牙刷清洗过得嘴去擦拭她的两个出口时,她下身里流出来得骚水足够我洗脸用了。

  从此后,每天早晨她在我家方便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仔仔细细的用牙膏牙刷刷牙漱口。等她方便完事,我就用我清理干净的口舌贴上去揩擦她方便完的身子。起先,她还是趴者让我清理,后来,她觉得趴着累,就在方便完后,让我把头放在马桶盖上,她再骑在我头上让我伸舌头去舔净她下身的所有排放口。很多时候,早已舔干净了,可她就是不下来,非说还不干净,让我不停的舔。而她坐在我头上就会用双腿夹紧着我的头,身子死命的摇晃起来,恨不得把我的头压进她的下身里去。

  同时她还用阴部来回反复摩擦着我的口鼻,唇舌。直到最后,一股淫水从她的下身浇注进我的嘴里去,才算舔完舔干净了。就这样,她每天早晨都要这样用她的下身来强奸我的嘴,把我的嘴和鼻子当做她的性玩具一样的来使用。还美其名曰只是用我的舌头给她擦屁眼,揩下身。阿黄以前只听说过男人操女人的下身,现在她发现她居然可以用自己的下身来操男人鼻子下面的" 骚穴" 了。因此,她每天骑在我头上用下身操着我的嘴的时候,她总有一股扬眉吐气的征服感;有一股把历来都是把女人压在身下骑着操屄的男人也压在胯下,骑在头上操嘴的快感。

  而这种快感每次都能刺激她的下身流出更多的淫液来。当然这她一点也不惊慌,她知道我的嘴就接在她的下身下面,她下身再有好多的淫水我的嘴都能把它们舔干吸净。因次她每天都可以裸着下身,坐在我的嘴上酣畅淋漓,淋漓尽致的操个痛快。

  后来有一天,她来我家方便时,我发觉我家里的牙膏用完了。我问她怎么办?

  是不是今天就不用我的嘴来擦舐她方便后的下身了,就暂时用我的洗脸毛巾为她擦拭一次好了!她说:“那怎么行,我的下身都让你的口舌擦拭习惯了,你今天要是不用嘴擦拭她们,她们一定会很难受很空虚的。阿黄问我:" 你老婆用洁尔阴吗?" 我说:" 用的,当她觉得她的下面不舒服,有些搔痒时,她就会用洁尔阴去清洗。又时还要我去帮她清洗的。阿黄说:" 今天不是没牙膏了吗?那就用你老婆的洁尔阴来清洁你的口舌吧!我说,洁尔阴是清洁你们女人的下身,直嘴,骚穴用的药液,怎能用来清洗男人的嘴啊。她说,不洗的话那就还回我的所有内裤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秘密,我不过是不想揭穿而已……再说你别以为只有女人的下面的才是屄,你们的嘴我看来连我们下面的屄都不如;别以为只有你的嘴是嘴,告诉你,女人下面的也是嘴,我胯间夹着的这张嘴比你那张只会吃喝的嘴可高贵多了。没有女人下面的嘴,你们能从哪里出来!……于是,那早上,是她用我老婆的洁尔阴兑水放进我老婆的阴道冲洗器里,再把阴道冲洗栓塞进我嘴里去为我清洗干净口舌的。那天她下身的淫水又流得特别多。把我的胃胀得好难受。

  再后来,她说天天这样的跑下来她好费力,要我在我老婆走了后就去她家里作她的“口厕舌纸”,就使要我去她家做她的活动厕所和手纸,也就是用嘴去做她方便的厕所,用舌头去做她擦屁股和下身的手纸。她方便完了我就带着走。这样既不会脏了她的家,又免得她老是为了方便而跑出跑进,上上下下的了。她说等我去了她家,她用自己的洁尔阴和阴道冲洗器来招待我的口舌的。

  然后,每天早上,我到她家后,她就在她用的阴道冲洗器里兑好洁尔阴药液。

  当她下身不舒服时,她就先把插管插进她的下身去冲洗一阵,然后再把插管从她下身里拿出来塞进我的嘴里去冲洗。有时她下面不舒服时,就直接叫我用嘴含着一口洁尔阴药液,再贴紧她的下身去喂进去吸回来的反复清洗,她说这样清洗下身疗效会好得多。大多数时候,她都是直接拿阴道冲洗器插管塞进我嘴里去冲洗我的口腔。冲洗干净后,她再用我干净的嘴去其为她下面的那张“嘴”去擦拭,劳作……她现在不许我叫我的嘴为嘴了,她说我每天都要用嘴去舔她的屄,而且我的嘴看起来也特别象她的屄。

  因次就叫我的嘴为“屄嘴”好了。有时她甚至直接叫我的嘴为" 贱屄".而她也不许我叫她的臭屄为屄了,而要我叫她的“臭屄”为" 嘴".有时,她来我家方便,方便完就问:" 你清洗过" 贱屄" 了吗?我知道,她就是在问我漱过嘴刷过牙了吗?。我说,刚清洗过。她说,洗过了那就过来给我擦拭吧,我方便完了;有时她说,今天漱过嘴了,其时她就是在说她今天清洗过下身了。而若她说她漱过" 嘴" 了的话,那我就得感快在我嘴里喷香水,她说这是礼貌,是下级对上级尊重的表现;有时她会跟我说:" 我的嘴好痒啊,你的骚屄得闲吗?让我弄弄。

  " 我知道,那她就是想要把我压在她胯下面,然后让她骑在我头用她的臭屄来折磨玩弄我的屄嘴了。

  我就这样每天都要用洁尔阴来清洗我的嘴,用口舌去使用女人的下身清洗剂——-洁尔阴,用嘴去品尝洁尔阴的味道,用鼻子去呼吸着洁尔阴气息。虽然洁尔阴是专门用来清洗女人下身用的,但我觉得我的嘴比女人的下身好不到哪儿去。

  很多时侯,我会觉得小姐的私处都比我的嘴高贵,最少小姐还能用她下面夹着的“嘴”来自食其力养活她上面的嘴。

  可我的嘴呢,除了喝酒吃菜,还能作啥!就连阿黄也会故意对嘴被她夹在屁股间,脸被她压在胯下的我高傲地这样讥讽,嘲笑,她对我说:" 你好贱啊,舔我的臭屄要先用洁尔阴清洗过嘴,舔我的屁眼要先漱口刷牙洗净味蕾。可你知道我在深圳是干什的的吗?我是去卖的。你的嘴,比红灯区女人的下身还要下贱,还要没用。让你舔我的臭屄都是因为我们是邻居关系。不然的话,你的嘴舔我的屁股我都不答应……“。我也是一个堂堂正科级干部啊,我老婆开的车就是我的一个下属为讨好我”送“给我的!我喜欢练健美,听音乐,打高尔夫。别人都夸我趣味高雅,身强力壮,年轻有为呢!可在阿黄面前,我为什么就回变得这样的淫贱呢!

  到了星期日,她又会约我老婆去购物,晚上又会请我们一家人出去晚餐。每次在大家进餐时,她都会当着我老婆的面用筷子夹好吃的菜喂进我的嘴里去。开始我老婆不大习惯。我对老婆低声说:“她这样作做无非想跟我套个近乎,以后要用到我的时候,也好跟我说得上话。人家是大地方来的人,思想要开放一些,再说我们又是邻居,邻居一定要处好。不是说‘远亲不如近邻’嘛。我老婆想想有道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反而觉得阿黄她好可爱。

  我的老婆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阿黄了。

  阿黄也离不开了我。她私下里对我诉说:" 现在每天若不让你的‘屄嘴’伺候一阵我下面的‘直嘴' ,浑身上下就会酸软无力,整天变得没精打采的,下身里就象有无数小蚂蚁在爬一样的搔痒".她说:“现在只有你的口舌舔着我时才会给我刺激,才能让我流水,让我快活。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好,我不该老是把别人老公的嘴偷来做我下身的便器和成人用品。也不该老是把别人老公的头拿来夹在胯下,脸拿来垫在屁股间,嘴拿来服侍我的下身。这样最少对你老婆不公平。

  但我现在已是身不由己。我已染上了毒瘾,而你那专门为服侍我的下身而用洁尔阴清洗的”屄嘴“就是使我无力自拔的毒品。”

  【完】